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于都人文 > 文化遗产 > 文物古迹 > 正文
千年古榕树的传说

 这是我听来的故事,很美。

在千年古县——江西省于都县政府机关大院内,一东一西相隔不远,矗立着两株千年古榕树。经林业部门考证该树距今已有1380年,东面的那株粗大的树干上,树根盘结,筋络凸暴,状如虬龙,树干的胸围,八个中等身材的成年男人,张开双臂环抱树干,恐怕也抱不过来;而相比之下,西边的另一株却小得多,躯干分而为三,较大的树干四个成年人即可合抱,浓密的枝叶,遮阴蔽日,绿荫匝地,盛夏酷暑,烈日当空,只要躲到那颗古榕树荫下,顿时汗收热消,遍体凉爽,十分畅快。

据说,这两株古榕树却是同年同月同日栽种。相传唐太宗李世民率大唐军队经过于都,驻扎县衙。一日晨起,信步衙内,但见庭院宽广,觉得少了点什么,细细一想,原来是缺少可以遮阴乘凉的树木,一时兴起,便面谕随行护驾的两员大将秦琼和慰迟恭,立即在院内各种下一株榕树,为县衙增添一景。秦琼、慰迟恭二将领旨,不敢怠慢,连忙命人取来两株一般大小的榕树苗,各自在院内择地栽种。秦琼是个细心的人,做什么事都有板有眼,做得象模象样的,四处踏看,便选中了县衙通向大门的那条鹅卵石通道附近,借来工具亲自动手在通道东侧挖了一个又宽又深的坑,挑来陈年粪土,再将榕树苗树干扶得端端正正,根须伸得舒舒展展的,填好浮土,用手捏住树干往上轻轻提了几下,再用脚将浮土踩实踏紧,最后到南门城下的于都河里,挑来几担河水,倾入树下,这才拍净战袍上的尘土,复旨去了。打铁佬出身的慰迟恭是个性急的人,只见秦大哥在那里忙碌了半天,心里很是不以为然。心想不就是一颗树吗!值得费那么多手脚?等秦琼快种好了树时,慰迟恭才匆匆地走到通道西侧,与东侧相对称的地方,抽出随身带的九节虎尾钢鞭,在地下三下五除二地挖了一个小坑,拎起树苗,胡乱塞进小坑,用脚拨拉一点浮土掩住根须,就算完事。他扭头走了两步,猛然看见秦大哥种的那株榕树下湿漉漉的,他略有所悟的回转身来,看看四周无人,便撩起战袍,照准榕树苗,“哗啦哗啦”劈头盖脸地撒了一泡热尿就走。经过千年的风风雨雨,这两株榕树终于生长成了现在人们看见的这个样子。

红军在长征前夕,毛泽东住在离大榕树不远的何屋。毛泽东曾经常在这榕树底下召开群众和区、乡苏维埃政府干部大会,宣传打倒日本帝国主义,打倒卖国贼蒋介石,树底下传来一阵阵欢声笑语。大白天国民党飞机肆无忌惮地在大榕树上空低飞盘旋,防不胜防的扔下一颗颗传单“炸弹”,“劝降书”纷纷飘落在树叶上,除掉下一堆小树枝树叶外,大榕树依旧挺拔,老百姓们亲切地称之为神树。(作者:江西省于都县民宗局   方波)